<ol id="5qlr6"></ol>

              • 收藏

              • 點贊

              • 評論

              • 微信掃一掃分享

              【芯觀點】美國“卡位”中國28nm以下先進工藝?

              來源:愛集微

              #芯觀點#

              05-03 20:17

              集微網報道,始于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將半導體產業再次推到地緣政治的聚光燈下。2021年,隨著拜登政府的上臺,美國在遏制中國半導體發展的行動不減反增??梢灶A見,未來中美將進入長期的半導體供應鏈之爭。那么,梳理近年來美國對中國半導體的政策背后,其真實意圖是什么?

              “卡位”28nm?

              2017年,美國特朗普政府掌權后,頻頻發起針對中國和中國企業的制裁和打擊,試圖成體系地全方位摧毀中國在半導體等高科技領域發展的雄心,包括但不限于阻止外國投資,通過《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兩個重要法案;祭出實體清單,對中國半導體企業進行“精準打擊”與封鎖,中興、晉華、華為和中芯國際等企業成重點關照對象。

              2021年1月,拜登政府上臺后,就任總統短短三個多月的時間里,在聯手盟友共同應對中國挑戰方面顯現出了驚人的行動力:2月簽署行政命令,審查半導體芯片等四種關鍵產業的全球供應鏈;3月,宣布2萬億美元基礎設施建設提案,特別要求在半導體制造和研究方面投資500億美元;4月初,美國、日本計劃成立一個工作小組,將共同合作以確保半導體等戰略性電子零組件供應鏈穩定。

              可以看到,對于遏制中國半導體崛起這一目標,美國前后兩任政府表現得空前一致。對此,集微網采訪到了業內人士王進(化名)。據他觀察,一方面,美國絕不希望中國半導體順利發展壯大。而從制裁中芯國際來看,美國首先不希望中國廠商能夠順利推進先進工藝,為此,他們建立了一定的先進工藝界限。另一方面,從把華為、中芯國際列入實體名單等行動來看,其實美國也沒有辦法完全把中國的路給堵死。比如華為可以把榮耀分出去,中芯國際的工廠也可以搬到其它城市等方法以避免制裁。這種情況下,美國能夠繼續圍堵的辦法就是對全中國的企業都采用審批或者是禁運的方法,也就等同于把全中國的企業全部放到實體清單里面。

              “而實際上,這樣做并不合理,美國不可能把所有中國公司都放進實體清單。因此,美國會出一些新的政策,比如說對中國出口在多少線寬以上的產品,才需要去報備或者審批。我個人認為美國的目標就是要把中國半導體工藝限制在某一個水平之下?!?/p>

              “卡位”中國先進工藝的最新表征就是針對臺積電4月22日核準的28.87億美元擴建南京工廠28nm工藝計劃,這已經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全球性芯“荒”持續,汽車電子芯片、MCU、電源管理、驅動芯片等產能供應吃緊、交貨期持續拉長等等,都顯示了28nm產能嚴重不足。因此,擴產28nm產能成為當下代工廠的重要規劃之一。

              然而,對于此事,王進有著不同的見解。據他獲悉,雖然臺積電在南京擴建28nm工藝,而實際上最早之前有這樣一個說法:臺積電總裁跟南京商談的是希望在南京擴產7nm工藝。因為臺積電7nm工藝也已成熟,在中國臺灣地區做先進一代的工藝,到南京去做7nm工藝,這是很有可能的。

              王進分析認為,“臺積電現在重新決定在南京擴建28nm產線,實際上也是考慮到了美國政策的影響。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美國對中國先進工藝的容忍上限可能就是28nm?!?/p>

              事實上,28nm工藝在芯片制造領域的地位顯著。目前來看,3nm要到明年下半年才量產;5nm和7nm是芯片工藝的高端圈子,通常只有高端手機和一部分高性能計算芯片才會使用;28nm是一條分界線,28nm及以下工藝被稱為“先進工藝;28nm以上被稱為“成熟工藝”。

              28nm對大多數芯片而言都具備較好的性價比,這也意味著28nm擁有巨量市場和空間。根據《2019集成電路行業研究報告》,28nm及以下工藝的先進工藝占據了48%的市場份額,而成熟工藝則占據了52%的市場份額。

              而國內的產能稀缺并不是僅僅是16/14nm,7nm,5nm,還包括28nm。知名大V“寧南山”分析指出,中芯國際+華力微的28nm產值全球占比不過4%左右,另外廈門聯芯(臺聯電旗下公司)也有28nm產線??偟膩碚f,全球28nm代工產能大部分在中國臺灣地區,這里面存在嚴重的大陸本土供給和大陸本土需求不匹配。

              因此,就南京28nm產線而言,雖不及7nm等先進工藝的技術價值,但對于中國大陸增強半導體成熟工藝產能也是至為重要的,畢竟,全球的絕大部分需求仍要依靠28nm等成熟工藝。不過,顯而易見,美國對于中國大陸半導體進步的恐懼心理依然很強,阻滯意圖也非常明顯,其目標就是要把中國大陸半導體制造工藝排除在高端之外。

              歷史重演?

              事實上,美國對經濟大國的打壓是它慣用的手段。1947年開始,美國對當時的大國蘇聯發起冷戰。對蘇聯進行情報收集、輿論造勢、理論支撐、宣傳攻擊、軍事圍堵、軍備競賽、經濟封鎖和技術限制、制造道德陷阱、戰略誘騙、思想滲透等行動,成為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之一。

              無獨有偶,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曾經與日本打了一場芯片戰,最終摧毀了日本的芯片產業。在一連串的壓力面前,日本政府開始后退。1986年9月,兩國簽署了《半導體條約》。這個條約是日本芯片業衰退的開始。進入21世紀,不僅芯片產業,日本整個高科技產業都被美國遠遠拋在后面。索尼、三洋等都在虧損中掙扎求生存。當然,不服輸的日本在半導體產業仍繼續韜光養晦,憑借長期的技術積累,在半導體設備制造和材料領域暗自發力,如今依舊保持著強大的研發實力和絕對的領導地位,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新冷戰”的幽靈又被美國重新喚醒,面對美國的層層打壓,中國半導體產業是否有自己的“解”?

              對此,王進直言:“中國能不能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利用現有的資源打造自己的半導體產業鏈?目前來看,我認為還是比較困難的一件事情?!?/p>

              他認為主要原因在于,雖然現在國內談起半導體產業大家都很緊張,但其實,國內企業對半導體產業仍遠不夠重視。除了華為、某些國企或者有規模的企業,很多公司并沒有很深的危機感,在他們看來,反正國內的產品不能用還可以選擇高通或其他企業的產品。

              通過梳理近年來美國對中國半導體的政策,王進分析:“回過頭來看,美國對中國其實是有種一步步‘溫水煮青蛙’的試探。在禁運其中一家企業之后,發現中國沒有動靜,就繼續禁運下一家。美國不會一下子完全打壓死中國,他會選擇性給予一定的‘空子’,按照美國的打法,肯定是走一步看一步,如果一條路堵不死中國,我相信它還會有新的政策出來?!?/p>

              在美國的封鎖下,中國是否會重蹈日本的覆轍?早前,《日本經濟新聞》就相關問題采訪過東京理科大學研究生院教授若林秀樹。他認為關于半導體等高科技,中國或將在5至10年后實現國產化。封鎖政策的結果反而是使中國變強大。

              而在不久前,荷蘭光刻機領頭羊ASML的CEO溫寧克在一次活動中也表示,管制科技產品出口給中國,不僅不會阻斷中國的科技進步,還將損害美國經濟。他認為圍堵的結果,最終會促使中國開發出自己的芯片制造設備,雖然過程會因為難以取得外國技術,而花上比較長的時間,最終造成非中國的公司被排擠出中國這個芯片需求增長量最大的市場之外。

              中國不是日本,前者擁有全球最大的消費者市場,如果美商完全不做中國的半導體生意,美國企業損失的商機將達到上千億美元,而得到的將是一個背靠中國巨大市場、完全實現技術自主的強大競爭對手群體。

              為時未晚

              面對美國的步步緊逼,中國并非沒有行動,早在幾年前就有推出新措施以加強國內半導體產業發展。如2014年6月24日《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頒發,9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成立……政策和資金的雙重保證,目的是為了更快推進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

              但是,王進認為,回過頭來看,中國的投資還是過于保守。早在幾年前中美貿易關系還沒有像現在這么糟糕,但是國內的投資力度和項目推進并沒有如預期那么快。比如說中芯國際的投資就非常保守,此前深圳工廠遇到的人員不足、資金、盈利等問題,現在看來,在美國制裁面前其實都是可以想辦法解決的。如今中美關系如此惡劣,對于中國而言,應對的最好時機已經錯失。

              對于中國的投資是否過于保守或過熱的問題,近日,在“中國工程院信息與電子工程前沿論壇上”上,浙江大學杭州國際科創中心領域首席科創家、微納電子學院院長吳漢明院士也表示了自己觀點。吳漢明院士提到,“忽悠式”的芯片投資或許過熱,但真正做芯片的還是非常緊缺,中國的芯片投資遠沒有過熱,尤其要重視產業鏈的本土化,要讓制造產能實現增長,至少增長率要高于全球。

              中國就只能坐以待斃了嗎?其實不然,王進提到,從現在來看,中國還有很多事情要抓緊去做。一方面是發展國內的半導體產業,另一方面是盡量不去找那些不可替代的資源,特別是可能會面臨禁運危險的資源,現在國家層面應該多想辦法囤積設備、資源?!案绹母偁幈举|上就是資源的競爭,只有產能資源儲備充足,在于美國的競爭當中才可能有一定的話語權。而從市場角度出發,需要抓住機會增加產能,有了足夠的產能,才有跟美國博弈的可能?!彼c明。

              對于國內的發展情況,吳漢明近日也表示:“如果不加速發展,未來中國芯片產能與需求的差距,將拉大到至少相當于8個中芯國際的產能?!彼€提醒,國內理應加快速度提升產能,在關注先進工藝的同時,也要加快提升產能,穩住發展,這樣對國內的集成電路發展來說意義非凡!

              結語:來自美國的壓力源源不絕,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中國半導體產業都該拋棄幻想,認真“應戰”了。(校對/Aki)

              責編: Aki

              木棉

              作者

              微信:lm071137

              郵箱:limei@lunion.com.cn

              作者簡介

              關注半導體制造、設計,通信等領域,聚焦中國臺灣地區產業的風向與動態。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彩神